一面寒冰,一面火焰,民宿風口究竟是否過去?

任何事都有最基本面。對于民宿而言,脫離了“宿”去談其他任何其他延伸文化,都是耍流氓。脫離了“宿”的剛需客群,去拉攏追求情懷的小衆,都是對民宿的不尊重。

01

民宿風口究竟是否過去?

哪怕不是文藝青年,心中也會有一個田園夢。這種田園情懷如何與生計兼顧,民宿的出現,給出了一種答案。

所以不難理解,民宿一經出現,就迅速燎原。

但再茂盛的草木,被“燎原”之後,也都是一片荒涼。如今,在民宿發展較早的地區,如大理、鼓浪嶼、麗江等地,早期的先驅者都已開始撤退。

在輿論上,傳播“民宿末日”的文章大行其道,甚至成為某些媒體閱讀量的保障。 

但另一面,在全域旅遊和民宿綜藝節目井噴,加上國家層面首次點名客棧民宿,以及民宿國家标準和區域标準相繼出台的背景下,民宿投資愈加火熱。 

這種火熱,一方面體現在很多投資者不相信紅利消失,依然大踏步入場;更重要的是另一方面是,各個民宿平台迅速崛起,新玩家不斷湧現,新模式接連試水。

比如今年春節後,“悅宿”高調出現在民宿旅遊行業的視野中。這是由前Airbnb全球副總裁葛宏創辦,全矽谷技術團隊打造的國内時尚民宿預訂平台。

這就有趣了,民宿的風口到底有沒有過去?

02

城市民宿風口仍在

鄉村民宿未來已來

什麼是民宿?可能聽到這個詞,很多人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是位于鄉村或景區周邊,經過藝術化改造後的個性住宿。

不過事實上,無論從絕對數量上,還是OTA的數據上,城市民宿才是目前民宿行業的主流。雖然在有些人看來,城市民宿,都是“僞民宿”。民宿的民,應是農民,而不是城市居民。

城市民宿雖是主流,不過在鄉村振興的當下,真正的鄉村民宿正在呈現出旺盛的生命力。

《中國鄉村旅遊發展指數報告》指出,中國鄉村旅遊遊客接待人次和營業收入年均增速分别達到32.0%和26.2%,預計到2025年鄉村旅遊人次将近30億人次。

在鄉村旅遊的新“風口”上,加上政府對鄉村集體用地流轉等政策上的松綁,鄉村正逐步成為旅遊經濟,尤其是共享旅遊經濟的一個重要市場。

來自世界旅遊聯盟與 Airbnb聯合發布《共享住宿助力中國鄉村振興》報告顯示, Airbnb中國内地鄉村業務的增長速度均高于整體平均水平。其中,鄉村房源増速達257%,鄉村房東數量速度為203%,接待房客增速達200%。

《途家鄉村民宿報告》也顯示,途家鄉村民宿增速超過300%,截至2018年11月15日,鄉村民宿累計接待近兩百萬房客,為鄉村房東創收超過5億元。

但是相比城市民宿,鄉村民宿由于涉及土地、消防等問題,與城市民宿在運營模式上差别很大。

同時,很多鄉村民宿為了刻意和“農家樂”劃清界限,盲目地追求所謂個性化和高價格,造成個性化之後的特色缺失、複購率低、顧客停留時間短、成本回收周期長等問題。

03

粉絲經濟為民宿賦能

網紅民宿究竟能火多久?

除了政策賦能,近年來非常流行的“粉絲經濟”,也開始為民宿助力。在粉絲經濟效應的帶動下,民宿相關流量開始增多,房價也開始暴漲。 

比如,這兩年流行的《三個院子》、《親愛的客棧》、《漂亮的房子》等熱門綜藝節目,讓民宿又大火了一把。

據稱,《親愛的客棧》中劉濤住過的那個房間,價位最高飙升到每晚近3000元。同時,節目播出後,整個泸沽湖的環湖民宿客流量增加了30%還多。 

不過,也有專家表示,娛樂明星雖然可以為民宿帶來流量,但是衆多粉絲為了偶像而來,真正的遊客卻比較少,這是否會對真正度假的人帶來困擾?

當明星效應來時,掀起投資熱潮。那麼當明星熱度過去,如果品質沒有得以提升,當地是否會一地雞毛?

同時,随着抖音的火爆,先天具有抖音網紅基因的民宿也借勢火了一把。但這些網紅民宿生命力究竟如何,或許隻有時間能給出答案。

04

粉絲經濟,網紅效應

究竟能給民宿帶來什麼?

要想回答這個問題,我們需要先回答,民宿究竟賣的是什麼?

以往我們常常說,賣的是老闆娘文化,賣的是情懷,賣的是個性情調。幾乎很少人會說,賣的是“宿”,也就是良好的住宿體驗。

賣老闆娘文化、賣情懷、賣個性情調……有沒有錯?當然沒錯。在這個跨界思維橫行的年代,說民宿賣的是住宿,才是最LOW的表現。

不過,任何事都有最基本面。對于民宿而言,脫離了“宿”去談其他任何其他延伸文化,都是耍流氓。脫離了“宿”的剛需客群,去拉攏追求情懷的小衆,都是對民宿的不尊重。

就像一個飯店,最基本的功能就是飯菜好吃。雖然現在很多人追求“哥吃的不是面,是寂寞”,但是一個飯店如果靠“吃寂寞”的人支撐,估計早晚得倒閉。

同理,粉絲經濟也好,網紅效應也好,如果一個民宿靠所謂“看熱鬧”的粉絲來生存,那生命力必然是脆弱無比。

某個特定階段,他們可以越俎代庖,成為民宿的引爆點。但過于喧賓奪主,就容易走入牝雞司晨的誤區。最終,成也網紅,敗也網紅。

05

民宿集群解困單體民宿

能否撐起鄉村産業仍待解 

越來越公認的觀點是,除卻某些景區依托型民宿,單體民宿的日子越來越難過。

怎麼辦?對于尚沒有引入外部投資的民宿主人來說,把民宿做出單品爆款是主流模式。但想要做爆款需要不斷的投資,如果成功之後沒有運營維持,隻會昙花一現。

爆款出現後,往往都想進行品牌化、連鎖化的運作。但争議在于,民宿連鎖後,是否和酒店一樣了?而且,一旦走上了這條路,勢必會需要更多的資本進入。

很多民宿主人一開始并沒有想要做規模化,但走到了上升期,一切都變得身不由己。一旦身不由己,後果也就不可控地走向歧途。

近兩年,民宿集群的概念開始出現。這種類似民宿小鎮的形态,通過共有配套、組團宣傳、降低流量成本的方法,為單體民宿提供“一滴水融入大海”的安全感。

并且,這種民宿集群的概念,頗受政府歡迎。去年,海南省旅發委就與某短租平台聯手打造海南民宿鄉村聚落品牌。與此同時,還有一些早期的民宿品牌,開始嘗試打造民宿聚落的平台。

應該講,民宿集群的概念迎刃而解了很多自身問題,但是現在的民宿隻是度假的一個很小環節。即便集群的概念有利于吸引客流,但在鄉村旅遊大棋中也隻是被動的小角色。

或者說,民宿和鄉村旅遊之間,誰是爹媽,誰是兒子,需要我們仔細去權衡。

*本文來源:微信公衆号參見莊主”(ID:cjzz360),原标題:《一面寒冰,一面火焰,民宿風口究竟是否過去?》。

評論:

登錄 後發表評論